HOME> 孕產百科> 孕期須知> 婦產科就醫,看女醫不尷尬?同性較無距離感,卻也被期待多一點

婦產科就醫,看女醫不尷尬?同性較無距離感,卻也被期待多一點 啟動 LINE 推播,即時通知最新訊息

女性常見私密處不舒服或有異狀,或因懷孕要產檢,而必須至婦產科就醫,你會堅持只讓女性婦產科醫師檢查嗎?或是根本沒在管看診醫師的性別?在專屬女性的科別,女醫師是否比男醫師吃香?關於女性至婦產科就醫是否讓女醫師看診,有些現象值得來說說!

文章目錄

女醫師│婦產科醫師│內診│抹片檢查
(女患者對於女醫師看診,基於同性別之故,感覺比較像朋友一樣的自在,卻也容易抱持多一點期待圖/shutterstock)

婦產科是獨屬女性的科別,專門研究、治療女性特有疾病、器官損傷、以及懷孕或生產方面的醫療照護。過往,雖然也有女醫師,但絕大部分仍以男醫師為主。

由於婦產科的範圍以私密部位為主,問診的正常檢查程序,包括問診與內診,檢查私密處的內診往往讓不少女性感到尷尬,特別是在民風保守的年代,更令不少人視之為夢魘。因此,有人覺得讓女醫師檢查,應該比較不那麼尷尬。

曾有男醫師感慨,婦產科的女醫師完成住院醫師訓練後,不選要24小時待命的產科,而是出去開業,光是陰道炎的看診量就看不完了,但情況真是如此嗎?雖然現實生活中,的確有人非女醫不看,但量並不如想像的多。

四類對象傾向找婦產科女醫

首先,來看看那些女性就醫師時,較傾向選擇女醫師,根據TFC台北婦產科診所生殖中心主任黃馨慧觀察,有以下幾類族群:

1.年紀大的女性長輩:「這類女性生性保守,對於私密處有問題羞於啟齒,不只不看女醫師,而是抱著鴕鳥心態認為自己沒事,根本不願就醫,多是出了問題才不得不就醫。兒女為了順利帶長輩求診,多會用『幫你找了女醫師』安撫,讓長輩願意就醫」。

2.高中以下學生:多因月經不規則,由媽媽帶來就醫。或許是初次看婦產科,媽媽多會選擇女醫幫女兒看診。

3.未有性經驗者:認為看女醫比男醫來得自在。

4.老公不準老婆看男醫師:黃馨慧醫師表示,「我個人沒碰過,但是聽過同業轉述:有老公要求老婆看婦產科,只能掛女醫師的號」。其實不只老公有此要求,多年前,曾有女婦產科醫師受訪時表示,不少外配由婆婆陪著產檢,就只掛她的號,理由是「因為我是女醫師」。


婦產科女醫師人數逐年穩定增加

在過去,想要給女婦產科醫師看診並不容易,因為絕大多數的婦產科醫師是男性,女性習醫的不多,選婦產科醫師的也少!長庚醫院副院長羅良明是位資深的婦產科醫師,曾在受訪時表示,「同屆共90位同學,其中5位是女性,唯獨我往婦產科發展」。

如今,情況已大不相同!根據2015年健保署委託研究報告,從1999年至2013年,取得婦產科專科醫師執照的女醫師比例逐年穩定增加,已從8.6%增加到19.7%,僅次於小兒科及檢查科;有執業的婦產科女醫師比例,也從11.5%增加到23.6%,占比僅次於小兒科。

此外,自2016年到2019年,男性婦產科醫師只增加27人,增幅為1.4%;女性婦產科醫師則增加96人,增幅18.5%,女醫師增加人數是男醫師的3.5倍。

不只女醫師取得婦產科專科和執業的比例穩定攀升,整體年齡也比男醫師來得年輕許多。


女患者對女醫師有期待

不可否認的是,女患者對於女醫師看診,總是抱持多一點的期待,黃馨慧醫師說,「基於同性別之故,感覺比較像朋友一樣的自在,若是男性,較有距離感」。

她分享,在之前服務醫院的門診中,不少患者是更年期女性,「看診時,總樂於與我分享她的心情,講得欲罷不能,有人甚至連房事都滔滔不絕地講」。

除了自在感,女醫師也被期待「溫柔」,她說,「曾有一位女性因不孕來求醫,她在順利懷孕後,告訴我:本來不想再找女醫師看診,因為先前有被女醫師『粗魯』對待的求醫經驗,不過,當天她和先生因不孕問題來醫院就醫,先生在泌尿科看診,她想順便看婦產科,當時剛好有我的診,也就掛號了。但看過我的診後,跟先前的感受大不相同,這才放下了對女醫師的害怕」。

網路上不乏有人分享「女醫師內診很粗魯,寧可找男醫師」的經驗,但黃馨慧醫師認為,「不能以一次的個人經驗,斷定所有婦產科女醫師都是粗魯的」。畢竟女醫師常被期待「溫柔」,是否因有期待,而在無形中提高了溫柔的標準,而讓女醫師背負「比男醫師粗魯」的標籤,不得而知!

可是她也不否認「在進行取卵、抹片檢查時,的確需要多一點溫柔」,因為會讓人有不舒服的感覺,溫柔確實能緩和不舒服的程度。

女醫師│婦產科醫師│內診│抹片檢查
(女性患者真正需要動手術時,會馬上改掛主任的號,因為在她們的心中,主任才是權威,而主任又多為男性。圖/shutterstock)

女醫師觀察.女患者就醫有「雙標」

在醫學的領域,不論性別,所學的診斷處置都相同,倒是女性患者對男女醫師抱持「雙標」態度。

找女醫解決小問題.開刀仍要找男性主任

在婦產科看診項目中,以一般婦科的需求為大宗,常見問題多是陰道炎、做子宮頸抹片,黃馨慧醫師指出,「這的確是不少開業女性婦產科醫師的診療項目,其實在大醫院也是,看診的人多,可是沒什麼產值,而這是歷史演變的結果」。

她無奈地說起這段演變史,「平常時候,女性患者對女醫師看似掏心掏肺地分享心情,但真正需要動手術時,馬上改掛主任的號,因為在她們的心中,主任才是權威,開刀一定要找權威」。的確,在不少人的觀念中,開刀一定要給主任開,而長久以來,婦產科主任又多為男性出任,無形中,「剝奪」了女醫師展現的機會,也給了大家「小問題找女醫師」的印象。

內診.服從男醫師與質疑女醫師

對大部分的女患者而言,要褪去下半身衣物、以雙腿打開的姿勢進行內診,就是「大寫的尷尬」,即使是女醫師檢查也一樣。不過,黃馨慧醫師觀察,「若是面對的是男醫師,病人就算覺得尷尬,也會服從;反之,則對女醫師提出『為什麼要做?』的質疑,態度明顯不同」。


預告下一個動作.降低緊張感

黃馨慧醫師表示,為了不讓病人緊張,「我會主動說明為何要內診、檢查過程,進行時,預告下一個動作,讓病人有所準備而降低緊張感」。


女醫師│婦產科醫師│內診│抹片檢查
(婦產科女醫師也會歷經懷孕生子、產後餵奶,因此更有同理心,也更知道如何掌握衛教內容。圖/shutterstock)

女醫師的優勢

就黃馨慧醫師的經驗來看,身為女醫師仍有一些優勢是男醫師所沒有的:

生育經驗.產後衛教更貼近需求

與大部分女性一樣,婦產科女醫也要歷經懷孕生子、產後餵奶的歷程,黃馨慧醫師在第一年住院醫師時懷孕,她說,「當時才開始學習如何當婦產科醫師,可說是理論與實務並進,教科書教的是知識,與真正懷孕的感受並不一樣,親身走過更知道是怎麼一回事。因此,對孕婦、產婦更有同理心,更知道要如何掌握衛教內容以貼近需求,例如:懷孕過程中,身體會有什麼感覺,讓她們感到安心」。

她以產後餵母奶為例,「產後的衛教不只如何照護傷口、觀察惡露等,我還會分享餵奶要注意的事,因為經歷過擠奶、脹奶的考驗,更懂得去關心產婦這方面的狀況,我告訴產婦:擠得出願意餵,很好;沒有,也沒關係,否則有人真的會擠奶擠到哭,還因此得了產後憂鬱」。

不過,黃馨慧醫師會隨時提醒自己,自身經驗是用來分享的,而不是以此論斷病人的不適感是否過於強烈。

情感表達.讓患者容易敞開心胸提問

終究是同性別,女醫師看診,容易讓患者敞開心胸,把想要知道的事情問個清楚!「患者對男醫師比較不敢問問題,就算提問了,也常被句點結束」。

次專為生殖內分泌科的黃馨慧醫師強調,「與婦科、產科相比,不孕症的病人有更多話想說,心思也更為敏感,很需要看診醫師的傾聽。你會發現,病人多的不孕科醫師,都是願意花時間傾聽病人的話」。面對心思敏感的病人,看診醫師也要多一點的敏感,她表示,「雖然與自身個性有關,但敏感是可以被訓練的」。

不論是婦科或產科的病人,多希望幫自己看診的醫師是擁有豐富經驗的權威,不孕科病人雖然也有相同的需求,但黃馨慧醫師認為,「經驗之外,也很看緣分」,而這份緣份往往是在不經意中結下的不解之緣。曾經,她只是協助主任幫病人進行檢查,結束時,對病人多說了幾句關心、打氣的話,「後來,這位不孕的病人就來找我看診」。


男醫師對病人的關心.總在看不見的地方

黃馨慧醫師在習醫過程中,幾乎都是接受男性醫師的指導,「在情感的表達上,男女確實有所不同。看似嚴肅的老師其實很關心病人,但都在看不到的地方!」她說,特別是在癌症的討論會上,看到老師對於「治療方式對病人好不好」非常在意,總是竭盡所能想幫病人找到一個有效,卻又不致造成不舒服的治療方式。而這些事都不是病人所能看到的!

黃馨慧醫師表示,「老師不會用嘴巴教我們怎麼關心病人,而是用行為告訴我們可以為病人做什麼?」


就醫治療.要符合自身需求

當前投入婦產科的女性醫師愈來愈多,且不少醫療院所強調「女性團隊」提供看診服務,希望為女性提供更優質的醫療服務。

然而,求診看男醫師或女醫師,其實是個人選擇,畢竟醫師性別與治療並無太大關聯,黃馨慧醫師建議,「接受治療時,要看內容是否為自己所能接受的?在醫師解釋治療內容後,如果不認同,就另尋高明,避免延誤就醫,而把小病拖成大病」。

 

累積會員Q幣,天天換好禮👇

 

 

延伸閱讀
褪去白袍光環,從忙碌生活中找平衡!女醫師含淚告白:「我無法放棄任何一個人生角色」
新時代女性的婦產科選擇指南!選擇信任、彼此互動輕鬆的醫生

繼續閱讀